主链生态,区块链下一个主战场!
2018-06-11 21:06:53
  • 0
  • 0
  • 0
  • 0

作者(于文飞)长期致力于区块链行业分析,新媒体传播行业分析;在中国联通、北大金融培训班,区链财经私董会(清华大学深圳研究生院专场)等做过区块链专场培训,帮助企业做区块链产品与生态规划。

合作联系方式:ywf419001@163.com,

个人微信:wenfeiyu01

区块链技术自打诞生的那一天起,就在宣扬一个去中心化的概念,试图通过技术改进来推动部分行业状态变革,甚至可以推动部分社会形态系统的变革。

这是个善良的愿望,就像初生代的互联网一样,让世界对其充满好奇,同时伴随着丝丝的恐惧。

中心与去中心的博弈自人类出现“占有”意识开始就相应而生,不离不弃:基于利益的原因,利益占有方永远希望利益应该归自己所有,而非利益占有方则持不同的看法,他们希望自己占有利益,哪怕大家共有拥有部分权益。

孰是孰非,只有时间能够证明,参与者只是历史的棋子:只有参与权。

区块链最大的特点在于去中心化,从公链的角度来说,所有参与的个体都是一个独立的节点,共同参与维护节点,并从中获取特定利益。从联盟链的特点来看,各企业作为节点共同参与帐本的记录和确认,将责任分散在每间企业,而非像过去其中在单一企业或政府。

这就牵扯到了一个生态的问题:区块链技术的精髓在于大量个体参与,众多的个体参与必定出现生态的概念,从应用软件角度来讲也就是业界常说的DAPP的概念(DAPP的英文全称是Decentralized Application,翻译过来就是“分布式应用”)。

根据David Johnston对DAPP的定义,一个真正的DAPP应用,需要同时满足一下几个条件:

1、应用必须完全开源、自治,且没有一个实体控制着该应用超51%Token。该应用必须能够根据用户的反馈及技术要求进行升级,且应用升级必须由大部分用户达成共识之后方可进行;

2、应用的数据必须加密后存储在公开的区块链上;

3、应用必须拥有Token机制(可用基于相同底层区块链平台的通用代币或自行发行新币),矿工或应用维护节点需要得到代币奖励;

4、应用代币的产生必须依据标准的加密算法,有价值的节点可以根据该算法获取应用的代币奖励。

DAPP看起来有些高大上的感觉,毕竟这个新的名词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大部分人都还没有搞明白区块链是什么东西,DAPP更是运行在区块链上的东西,那就更是有些隐世高手的意味。

我们可以从一个相对比较单纯的角度来看待区块链技术:区块链技术本身更像是一个特定领域的操作系统(类似于windows或者MAC系统),这个操作系统不像windows或者mac os那么强大,但是已经是一个相对完整的系统平台,可以支撑很多的应用在其上面运营。

也可以把区块链平台当作是一个虚拟机,这个虚拟机运行在特定的硬件环境上,然后有很多的第三方应用又运行在区块链的主链上,当然,未来会有很多DAPP可能会运行在不同的公链上,这对区块链的技术要求将会更高。

以太坊无疑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公链平台。

Ethereum(以太坊)是一个图灵完备的区块链一站式开发平台,采用多种编程语言实现协议,采用Go语言写的客户端作为默认客户端。它允许任何人在平台中建立和使用通过区块链技术运行的分布式应用。我们可以把它理解为区块链领域的Android,它是一个开发平台,用户可以像基于Android Framework一样基于区块链技术开发应用。

据以太坊官方统计数据,目前67.3%的开发者最为关注以太坊技术,随后分别是比特币、超级账本、EOS等项目,其余区块链项目合计只占3.1%。但是以太坊有很多的限制,尤其是在性能方面,一个以太猫就会把以太坊网路堵死,基于这些限制,以太坊生态很难做到大规模的商用,除非以太坊的算法或其他技术得到更好的优化。

但是目前以太坊的生态最为成熟,其他主链的生态要建设起来都需要一定的时间周期(底层技术完善、生态设计、社区建设…),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技术的发展依赖于生态的支撑,现世社会上层建筑已经进化到基于经济生态的强制暴富阶段,回想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技术和应用,由于生态的模式转变,已经彻底离我们而去。

1、杀毒软件。

想当年3721、千年虫、熊猫烧香等流氓软件和电脑病毒搞得所有的电脑用户都困扰不已,于是瑞星、江民、金山毒霸等杀毒软件横空出世,本来挺好的一款杀毒软件却开始大把捞网民的钱,而且已经变身为一款彻底的流氓软件,特别是金山毒霸和瑞星竟然把自己都变成了流氓软件,金山毒霸甚至还会杀死系统进程,用尽一切方法都删不掉,粉碎机都没用,只有重装系统。而360推出了免费杀毒后,原来那些收费杀毒软件渐渐淡出了视野直至消失。

2、飞信。

当年还没有微信的时候,移动公司斥资30亿打造这款即时通讯软件。当年非常受欢迎,因为它可以免费发送短信,对方可以离线接收。但是,中国移动对这个软件的定位也没有拿捏准确,本来手握大量终端用户的中国移动最有可能率先成为移动互联社交第一位巨头,但飞信一直在用户体验上无创新,加上移动对飞信的定位似乎仅仅停留在作为通信辅助和官方活动宣传阵地,体验一般,随着后来微信横空出世,把飞信瞬间打得丢盔卸甲,无力回天。现在,甚至连短信都几乎打死了。

3、下载工具——网络传送带Net Transport。

当年在线流媒体播放技术的风行催生了支持MMS和RTSP协议的影音传送带Net Transport,也就是网络传送带。因为它支持下载协议多,在较长一段时间里,网络传送带几乎与快车同样流行,但是历史发展的大潮总是不进则退,在BT,P2P技术兴起乃至后来国内的另一款下载利器迅雷的崛起,今天依然顽强存活的网络传送带几乎快要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中了。

成也生态,败也生态。

区块链技术同样面临这个问题:生态能带来商业价值,能给技术带来可持续发展的资金,当技术可以达到商用阶段的时候,就面临需要有一个好的生态来促进技术与商业化的协调发展。

年后EOS社区一直都处于兴奋状态:长达1年的众筹终于等到主网上线的时刻。

EOS依旧采用主侧链生态模式,多链的原理就是基于主链根据不同的应用场景,将相应的应用部署到不同的侧链上,这样既可以减轻主链的运算压力,又可以降低成本。

所以多链生态会让系统更稳定、更均衡。